想养一只干脆面

写写自己萌的,收到的每一个喜欢都很开心。

难以取替(一)

里约四比零大比分完胜张继科时马龙自己也有些错愕,第一局占了上分后面也的确容易些,但比分咬的很紧,他也拼尽全力,因为他知道,对面那个男人,和藏獒一般骄傲的张继科,不需要他手下留情。
球场上的马龙很性感,很强,张继科想,不同于平时温和的笑闹的马龙,一旦球场相对似乎就变成了日本那边所说的六边形战士,巅峰时期的马龙让他有些移不看眼,他知道马龙会极认真对待,所以他全力以赴和他相遇,最后并肩站上领奖台,一金一银。

张继科笑,马龙采访时说那几个球全世界只有他张继科能打出来,是的,棋逢对手。

一般来说,打完比赛双方可能会一个月不太交流,给双方缓冲时间。马龙有些犹豫,他买了药,治腰伤的药,他不知道要什么时候给那输了球的藏獒。马上会进行团体赛,他只得叫来樊振东,嘱咐小胖帮张继科上药,最好能帮他揉一揉腰,小胖年纪虽小但心思细腻和张继科在里约住一间房,马龙想,自己只能等打完团体再去找继科儿了。

团体赛过了,庆功宴上马龙被灌了不少酒,一直没功夫找张继科,而马龙感觉那只藏獒似乎隔了几个人看着自己。喝下最后一杯酒,各种回房休息,张继科看了看微醉的马龙,想起马龙给的药,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,转身跟小胖回了房间。

微醺着的马龙想起张继科转身时看他的眼神,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,他想起,自己的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似乎还没有正式祝贺过自己。他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,立刻挂念起继科的腰伤,不知小胖有没有帮他上药。正在犹豫要不要去看看,响起了敲门声,同住的许晰陪女友出去住了,马龙起身开门,一开门,马龙有些惊讶,是张继科。

“听说许晰出去住了”张继科说,“我来看看你”说着关上了门。
“嗯”,喝醉了马龙比平日更加乖顺,就站在那里,也不见他,微垂着眼帘,看不清他的神情。“祝贺,取得大满贯”张继科摸了下马龙的头发,用发胶固定的刘海早放了下去柔顺的垂着。张继科继续往里走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说着 “ 小胖说你嘱咐他帮我上药还要揉一揉,他不会。嗯,小胖还拿了他的牛奶给你,说你喝得多了,解酒。我就来看看,你赶紧把牛奶泡了。”

马龙接了牛奶,给张继科倒了杯水,“我还好不醉,今天我帮你上药,教你怎么揉,行吗?继科儿 ” 说着将杯里的牛奶喝了大半。张继科应好,房里有些闷,他干脆脱了上衣,露出了黝黑健实的上半身,马龙目光偏了偏,半是无奈的想,这个人真是,一直这样,其实只要撩起衣服就好。

张继科趴在床上,马龙蹲在一旁帮他抹药。张继科把半边脸埋在枕头里,马龙离他很近,他注视着马龙不同于自己的白皙的脖颈,喉结,下巴,微抿的嘴唇,鼻子,眼睛,垂着的刘海,“继科儿,你自己得注意着点儿” 他听见马龙说话,却没注意说了啥,只盯着一张一合的嘴唇,蓦然感觉空气越发闷热。

“继科儿?”马龙转头看他,只见藏獒的眼瞳暗着,看不清情绪 “你听见了吗?自己看着点儿” 说着偏回了头,犹豫着避开遇见看不清的藏獒的眼神,继续帮张继科揉捏着腰。

张继科眯着眼,马龙按的很轻,不敢使劲儿,但很舒服,想着不如就在这睡一晚,反正许大蟒也不回来。

马龙看着眯着眼的张继科,有些恍然,这个人,这个自己认识了十几年的人,还是那样一直都没变,那样骄傲,不可一世。

“我今儿就睡这儿了,马龙?”张继科睁眼看马龙,“嗯?行啊” 马龙回神,“正好今天许昕不回来,你可以睡他的床。” “你睡许大蟒的床去,我有洁癖” 张继科支起身子往旁边翻了个身躺平了,手上一把拉住马龙的手腕扯上了床。马龙惊了下,半个身子压在了张继科身上,感受到继科灼热的呼吸,马上反应过来直起了身子半靠在床头。

“你要也不愿睡许昕的床,咱俩挤挤也行” 张继科看向马龙的嘴唇有了笑意,刚刚马龙压在自己身上的一瞬呼吸间是好闻的牛奶香气,混着些酒气,让他的呼吸瞬间乱了,只好笑笑来掩饰自己,他对他,从来都不只是兄弟情。



评论(1)

热度(66)